2019年12月3日 星期二

公視台語台「茶桌仔開講」巡迴熱烈

圖:「茶桌仔開講」第四場到澎湖嵵裡嵵享 Safety Thinking舉辦。

由台灣公民參與協會、催生台語公共電視台成與共同催生「公視台語台」已經於7月1日開播,至今五個多月。為了讓關心台語台的朋友提供各種的建議,表達對台語台深深的向望,台語台特別規劃「茶桌仔開講」論壇活動。



這次「茶桌仔開講」的活動採用公民咖啡館的方式進行,由台灣公民參與協會理事長何宗勳主持,台長呂東熹全程參與聆聽各階意見。討論內容針對對母語推廣、電視內容、行銷宣等各面向,請大家提出看法和建議。

首場於10月26日假宜蘭舊書櫃書店、第二場11月3日在高師大和平校區愛閱共享廳、第三場11月17日於彰化台語文創意園區舉行。第四場特別於11月23日到澎湖嵵裡嵵享 Safety Thinking舉辦,最後一場台北場於11月30日在公視台語台舉辦。五場下來吸引老中青250多人參與與會,非常成功。

台北場公共電視董事長陳郁秀特別出席致意,她表示:這五場下來,各地的想法都不一樣,我們會將這些意見收集起來,進行分析,再把方向抓出來。


第一場宜蘭場

第二場高雄場

第三場彰化場

第五場台北場

衛生局回覆「公民參政」揭藥師不在門市仍賣藥


由台灣公民參與協會催生「台北市議會公民參與政策委員會」11月12日假台北市議會召開「臺北市民購買成藥安全有保障嗎?」會議,由楊靜宇議員主持。會中公布調查結果,有抽驗30家藥妝門市,只有10家門市有藥師在場,換句話說,藥師不在門市的情況高達66.7%,會議結論責成市府限期改善。

11月19日台北市衛生局來函回覆說明如下:一、依據台北市議會公民參與政策委員會公民提案108年11月12日調查報告辦理。二、有關台北市議會公民參與政策委員會提出「法規的落實與稽核一落實販售指示用藥應依規定諮詢藥師討論」議題,建議本府衛生局輔導本市藥粧店業者,提出「指示藥集中管理,避免消費者無誤買」、「執業藥師駐店時先提前公告」、「藥師不在店內之管控機制」,以及採不定期查核,稽查時程包含夜間、週末。並會同專業團體等。本府衛生局已函請本市藥粧店業者共同提交改善方案,調整販售態樣。 


預計於2個月內參酌本市藥粧店提具之方案,邀集業者召開討論會議,研擬相關具體措施,以期維護民眾用藥安全。

對此回覆,台灣公民參與協會理事長何宗勳表示肯定,但相關會議舉行應該邀請關心此議題公民團體出席,才能讓制度建立更盡善盡美。

新竹百人牽手護水源 我們要喝乾淨水



文:鍾淑姬(新竹市公害防治協會前理事長)

「喝水是僅次於呼吸的維生重大事項,喝乾淨的水,是人民基本的權力。」這好像是理所當然,可是大家真的確定喝到的水是乾淨的嗎?我們從家家戶戶都會加裝濾水器就可以得知:大家對自來水的安全仍沒有足夠信賴。過去大家只能靠「自力救濟」,裝濾水器、買瓶裝水、甚或是去尋求優質山泉水……。這樣做根本不能解決問題,也不合乎社會正義。

當我們發現新竹地區的重要水源—頭前溪水質堪慮,生活廢水、工業廢水、垃圾掩埋場廢水都統統排進自來水水源,新竹地區一群媽媽不願再「逆來順受」,組成「我們要喝乾淨水聯盟」,提出「飲排分離」、「灌排分離」的訴求。

如同過去所有的環境運動一樣,聯盟也經歷相同的過程:向各單位陳情、抗議、申訴、選舉期間要求候選人承諾、簽聯署書、開記者會、說明會爭取認同,大家共同的疑問是:「給人民喝乾淨的水有這麼難嗎?」

今年年初,聯盟決定訴諸公民投票。歷經三個多月的奔走呼籲,終於完成五千餘份的連署書,(門檻為三千餘份)。成為公投法修法後第一個完成二階段聯署的地方性公投。

然而連署雖然達標,真正投票卻仍遙遠,為了繼續宣傳理念、引起認同,所以聯盟將持續舉辦認識水資源、保護水源的活動,需要更多人一起來參與。所以大家決定在12月14日上午九點在新竹頭前溪豆腐岩舉行「1214 百人牽手護水源,我們要喝乾淨水」行動。

行動聲明提到:2020的大選進行到現在,已經看板滿天飛了。但是完全沒有聽到新竹縣的立委候選人們,對於民眾每天在喝工業廢水,有任何的具體政策表態。新竹的媽媽們很困惑,難道當上立法委員,就不用喝水嗎?還是已經穩穩當選,所以不用管民眾的死活了?

我們要喝乾淨水聯盟決定在12月14日(六),到頭前溪中間大聲舉牌吶喊,讓立法委員候選人們,聽見新竹民眾想要乾淨好水的心聲。



頭前溪「百人牽手護水源 我們要喝乾淨水」行動
發起單位:我們要喝乾淨水行動聯盟

集合地點:隆恩堰(豆腐岩)
行動內容:百人排字吶喊、空拍攝影比賽、水生昆蟲調查體驗

負數票前進柏克萊2:好事多磨

圖:Jess Brewer本人

文:張天鷞(社團法人負數票協會理事長)

在美國柏克萊推公投,只要有一位提案人即可,連署門檻是上次市長選舉投票總數的5%,連署門檻在柏克萊是大約3,000人左右。但臺灣的公投法規,中央或地方性公投都是依選舉人數制定提案人或連署人門檻%,不是依投票總數。

柏克萊提案人和連署人當然必須都是在柏克萊有登記註冊的美國公民選民。我多年前剛開始研究負數票時就上網找到一位教授Jess Brewer。他住在加拿大,很早就在網上有專頁和世界各地學者討論負數票,請參考文後附的網址。

行政院陳冲前院長在聯合報2014年9月14日的一篇專欄「我可以不喜歡你,才是快樂的民主」也有提過此人。

很巧的是Jess Brewer 也是一直在柏克萊有投票權的美國人。我們已在網上連絡多年,雖然從未見過面,已有互信基礎,他也爽快答應擔任這次公投案的領銜人。

没想到,我上飛機赴美之前,收到律師來的信,建議另外找領銜人。律師認為因為Brewer長期居住在加拿大,若擔任柏克萊公投案領銜人,可能會引來反對者挑戰。

怎麼辦?律師說所有文件都已準備好,只等確定領銜人即可送件。

我下了飛機第二天早上就打電話給一位住在柏克萊的哈佛大學同寢室老同學John Hack,希望約他週末出來吃個Brunch聊聊。此人是完全不碰政治的,已退休,超過70歲。也聽過我談負數票。我完全沒把握他是否會同意擔任領銜人。

電話中他說感冒了,暫時不出門。我不敢在電話中請生病的老友幫大忙,只好說祝他早日康復,以後再約。

辦過公投案的朋友都知道,提案送件,連署等等都有時間壓力。我擔心找不到在柏克萊提案的領銜人。

過去一星期中一方面努力去參加當地的活動,一方面找其他朋友,同學等等,但基本上不太可能在短期間找到雙方有信任基礎的人擔任。若錯過明年11月的大選,就必須再延後兩年。


11月22日星期五再打電話。John已痊癒。約了星期日Brunch。

11月24日早上11點在Lalime's Restaurant 碰面,他夫人Shirley也來了。入座寒喧之後,因為餐館生意很好,侍者不會很快来服務點餐,我就忍不住直說要請John幫個忙。他知道我一定是提負數票的事(近年來臺灣很多老友可能也聽厭了),立刻先說有些事他是不做的,然後再問我是什麼事。

我把前後來龍去脈詳細交代了一番,告訴他现在就卡在提案領銜人這事。没想到他立刻爽快答應擔任領銜人,解決了我的大難題。總算可以開始面對後面的挑戰了。

走自己的路:為身障者倡議爭取權益的阿里大哥


本會理事陳明里在2019國際身心障礙日前夕榮獲台北市社會局「跨專業服務績優人員推薦表揚」感謝他對身障者的付出與貢獻。

目前擔任台北市行無礙資源推廣協會辦公室主任陳明里出生於屏東高樹鄉。1974年12月31日,因三氯乙烯化學原料槽機器爆炸,造成全身百分之三十八,三度灼傷,歷二十六次手術重建。他勇敢走出來,於1981年「國際身心殘障者年」參與發起創立「陽光社會福利基金會」服務顏面損傷者。歷任幹事、主任、祕書長、董事、常務董事、行政主任等職務,於2007年申請退休。

在1990年策劃設立「陽光重建中心」專門重建治療服務,以及爭取設立「陽光洗車中心」為國內首家障礙者庇護職場。1992年擔任中華民國殘障聯盟祕書長,積極爭取立法院修正《殘障福利法》。他並於1995年擔任民主進步黨中央黨部社會發展部副主任。2009年任職「台北市行無礙資源推廣協會」奉獻心力。1993年獲得十大傑出青年社會服務類獎及其他獎項榮銜數項紀錄,著有《在疤痕印記中找到真實的自己──陽光基金會發起人陳明里的生命故事》一書。

最近出版「走自己的路:為身障者倡議爭取權益的阿里大哥」描寫他鐵漢柔情的起死回生生命經歷,本書購買請洽各大實體與網路書店。





2019年11月15日 星期五

公部門抗拒「高市公民參與公共政策」自治條例



為推動讓民眾參與公共議題的決策過程,彌補代議政治的不足,高雄市公民監督公僕聯盟結合吳益政、林于凱、陳若翠與郭建盟四位議員共同提案「高雄市公民參與公共政策自治條例(草案)」,分別於10月24日與11月14日召開兩次公聽會。

公聽會邀請多所大學教授,以及公民團體代表,一起和市府民政、研考、社會、教育等局處官員,共同探討草案內容是否恰當,制訂出合理可行條例,期建立制度,落實主權在民的民主政治精神,開創高雄市政治新格局。

兩次公聽會過程,由於研考會反對立法,公民團體還要持續戰鬥下去。

第一場直播影片


高雄市公民參與公共政策自治條例草案

壹、總說明

為了糾正代議民主(representative democracy)過度依賴投票表決而形成多數暴力,剝奪少數人表達意見權利的缺點,20世紀90年代起,民主的理論與實踐經歷「審議的轉向」。

而在這個被稱作「民主的審議轉向」的過程中所發展出種類繁多的民主形式,統稱為審議民主(deliberative democracy)。審議民主的基本主張是:在公共議題形成決策的過程中,應儘可能讓公民參與審議,在資訊公開透明的狀況下,藉由公共的討論與溝通來達成共識,可說是代議民主與直接民主之外的第三種民主形式。

過去30年,許多民主先進國家已累積豐富的審議民主實踐經驗。台灣部分縣市(包括高雄市)雖也有試點式的發展,也不乏可參考案例,但畢竟屬零星即興而欠缺制度性的發展,以致進步經驗未能延續擴散,殊為可惜。

今特草擬此自治條例,希冀藉此制度的建立,提升市民之公民素養及公私部門協力關係,引領本市落實主權在民之民主政治精神,開創高雄市政治新格局。

貳、訂定重點:

一、本自治條例之目的。(第一條)

二、明訂本自治條例之主管機關。(第二條)

三、明訂自治條例所稱本市公民之定義。(第三條)

四、明訂公民參與公共政策審議委員會(審議會)之成立及任務、委員組成及產生方式、任期及會議召開等規定。(第四、五、六條)

五、明訂審議會設置人員編組之規定。(第七條)

六、明訂公民參與公共政策制定之參與方式、分別規定其適用情況,及參與式預算編列方式。(第八條)

七、明訂公民審議結論對市府之約束力與退回程序。(第九條)

八、明訂市府應編列充足經費,並得設專戶接受贊助。(第十條)

九、明訂主管機關應進行公民審議成效評估研究。(第十一條)

十、明訂市府應於網站設置專屬網頁,公布相關資訊。(第十二條)

十一、明訂市府應建立公開透明之市民參與建言平台及提案方式。(第十三條)

十二、明訂市議會得經決議,提案送審議會進行公民審議。(第十四條)

參、草案條文表:

高雄市公民參與公共政策自治條例草案條文表

法規名稱:高雄市公民參與公共政策自治條例

第一條、為落實本市公民參與公共政策決策(以下簡稱公民審議),實現主權在民之民主政治精神,特制訂本自治條例。

第二條、本自治條例之主管機關為高雄市政府(以下簡稱本府)民政局。

第三條、本自治條例所稱本市公民係指年齡滿十八歲,且未受監護宣告或受輔助宣告,設籍本市之市民。

第四條、本府應設公民參與公共政策審議委員會(以下簡稱審議會),審議下列事項:一、公民審議案件之確認。二、公民審議案件審議方式及進行程序之確認。三、公民審議案件之審議實施計畫。

第五條、審議會置委員十三至十七人,且單一性別人數不得少於總人數三分之一,審議會之組成如下;

(一)由市長指定副市長一人為當然委員並擔任召集人。

(二)市議會推選議員代表三至五人。

(三)民間團體代表五至六人。

(四)學者專家代表四至五人。

民間團體及學者專家代表應由主管機關公開徵求推薦參考名單,主管機關應就具公民審議相關學術專長或實務經驗者優先提請本府聘任之,公開徵求辦法由主管機關定之。委員每屆任期二年,期滿得續聘之,但每屆應至少改聘三分之一。前項委員不得承攬本府各類型標案,亦不得擔任參與公民審議之公民。

第六條、審議會以每四個月召開一次會議為原則,惟得視公民提案情況或經委員二分之一以上人數之聯署召開臨時會議,會議由召集人召集並擔任主席,召集人因故不能出席時,由出席委員互推一人擔任主席。

會議應有委員二分之一以上之出席,決議應有出席委員二分之一以上之同意。

會議得邀請本府相關局處機關代表或人員或相關學者專家列席或提供相關資料。

審議會開會過程應進行網路直播,會議影音檔案應予公布。

第七條、審議會置執行秘書一人,由主管機關首長兼任,並依業務需要置辦事人員若干人,分組辦事,均由主管機關就現職人員派兼之;並得視業務需要,依規定聘用三人至七人。

審議會委員及派兼人員均為無給職。

第八條、本自治條例所稱公民審議之方式如下:

一、公民共識會議。

二、審議式民調。

三、參與式預算。

四、其他經委員會認可方式。

前項參與方式之選用及實施計畫,應由審議會委員或主管機關擬定草案,送審議會確認後,由主管機關實施之。

本府之公共政策若遇重大爭議或對立時,得以審議式民調決定之。

本府應就年度總預算之公共建設經費提列至少百分之一,以參與式預算決定之。參與式預算金額之提列審議應配合本府預算編製時程,相關辦法由本府定之。

經審議會確認之公民審議實施計畫、審議活動資訊及相關資料應予公布。

第九條、凡經前條公民審議之結論,本府應予執行;但市長若因滯礙難行,應敘明理由送交審議會審議,再由主管機關重新進行公民參與決策,但以一次為限。

第十條、主管機關應編列充足經費,提供第八條第一項各參與方式實施時所需之各種事務性開支。

主管機關得為前項所需經費設置募款專戶接受贊助,其辦法由主管機關定之。

第十一條、主管機關應針對經公民審議之各案件成果進行成效評估之研究,作為未來實施之參據。

第十二條、為落實資訊透明之機制以利公民審議制定公共政策,本府應於網站設置「公民參與公共政策」專屬網頁,公告審議會委員基本資料、審議會議程、審議會會議影音隨選視訊、會議記錄、審議案件相關資料、前條所稱之研究報告及第十條募款專戶之收支報告等等,以供民眾查閱,並受理市民意見反映。

第十三條、本府應建立公共政策網路參與平台,市民得就本市公共政策提供創意見解或政策建言,並經附議過程形成共識,以提供本府研訂重大政策、法規草案之參考,其辦法由本府定之。

前項經附議完成符合條件之創意見解或政策建言,本府應限期予以回應;若本府對建言之執行或推動有疑慮者,應將建言送審議會審議。提案人對本府之回應不認同者,亦得敘明理由送審議會審議。

第十四條、市議會得經決議提案公民審議。

前項提案得由市議會或送主管機關擬定公民審議實施計畫後送交審議會審議。

第十五條、本自治條例自公布日施行,修訂時亦同。

民團挺台北市議會提案「公投綁大選」


立法院在今年6月三讀通過《公民投票法》修正草案,讓公投脫鉤大選,引發朝野與公民團體強烈抨擊。台北市議會國民黨團7日召開記者會,提案修訂《台北市公民投票自治條例》,其中一條明訂地方性公投綁大選。對此,民政局表示,若要公投綁大選,因為牴觸中央母法,將與法務局研議是否提出釋憲。

主要提案羅智強議員強調,針對北市議會黨團提案公投併大選,民政局長藍世聰在日前質詢時表示北市府是樂見的;而若屆時民進黨會稱牴觸母法,藍世聰當時答應會提出釋憲。

羅智強呼籲,希望北市府硬起來,保護人民公投權,假設提出公投綁大選,如果北市府進行試線,把議題上綱到憲法官司,給予民進黨極大的壓力,要民進黨在立法院把公投大選併回來,一方面釋憲路徑,也是政治跟立法的路徑。

國民黨團認為,《台北市公民投票自治條例》應做下列修正,第一、降低公投投票年齡至十八歲。第二、明訂地方性公投綁大選。第三、建置電子連署機制。第四、降低提案及連署門檻。

受邀出席負數票協會理事長張天鷞則認為,一定要做一件事,讓公投結果就是法律,台灣應效法瑞士、加州,由政府的法務機關協助撰寫法律草案,直接以法律草案,作為公投的提案內容,這樣才是真正落實直接民主。

台灣公民參與協會理事長何宗勳表示:公投與大選脫鉤,除非沒有門檻,不然以他過去參與四次博奕公投投票率為例,證明在公投不綁大選的情況下,要有四分之一以上的投票權人出來投下同意票,可以說是「不可能的任務」。民進黨強制公投脫鉤大選,等於否決了公投通過的可能性。

何宗勳理事長針對「公投與大選脫鉤」成案票來推估,以2018公投選舉人1,979萬,根據公投法要成案需要過投票人四分一,也就是說過門檻需要達495萬人。如果投票率高達五成,預計有990萬人投票,那要過門檻就需要495萬票以上,也就是贊成方要獲得50.1%支持率。如果投票率低於40%、30%,那贊成方得票數要高達63%、83%支持度。

而台灣過往四場「沒有門檻」地方博弈公投投票率:2009澎湖(42.16%)、2012連江(40.76%)、2016澎湖(39.56%)、2017金門(24.18%),這四場各方關注下地方與全國無不全力以赴下投票率也沒高過43%。而以第11至14屆總統當選人得票數,最低647萬票,公投與大選脫鉤就等同是一整場總統級選舉,那就直接選總統就好,何必公投。

民政局副局長許敏娟回應,降低公投投票年齡至十八歲以及建置電子連署機制,北市府是可以做的,不過若要市府公投綁大選,因為牴觸中央的公投法,將與法務局研議是否提出釋憲。

這場記者會出席國民黨議員友應曉薇、汪志冰、秦慧珠、王欣儀等人,前台北縣長周錫瑋也前來國民黨團發聲。

「改變」是一條漫長的路



文:李五福(台北市議會公民參與政策委員會公民代表)

由台灣公民參與協會與四位議員聯合主辦「台北市議會公民參與政策委員會」第一次提案會議,我很榮幸以公民代表身份率先提案「法規的落實與稽核-販售指示用藥應依規定諮詢藥師」。

提案會議於11月12日上午在台北市議會舉行,由楊靜宇議員主持,並邀請市府衛生局官員列席。首先由我報告「臺北市連鎖藥妝店指示用藥調查」結果報,並提出四項政策建言,希望能落實法規,並進一步保護所有消費者用藥安全。

為了完成這份調查報告,在公民會理事長何宗勳先生的指導下,公民代表成員於9月26日上午兵分兩路在台北市隨機抽查3 0家連鎖藥妝門市,以消費者的角度來觀察門市如何販賣指示用藥,經調查後發現各通路對法規的遵循有不一樣的態度,新引進的日系藥妝店較遵守相關法規,而屈臣氏、康是美兩大藥妝店龍頭卻常不遵照法規銷售藥品。

當消費者已經習慣藥妝店沒有藥師可諮詢,當消費者可在開架貨架拿取藥品直接去櫃檯結帳,當新聞再次報導有民眾誤用指示藥品造成傷害,大家再來檢討稽查沒有落實的危害,不如就從現在積極的做好,公告藥師執業時間,藥師不在使用設定條碼禁止收銀機銷售,委託公民團體針對業者稽核,才能有效的落實法規,保障市民用藥安全。

「改變」是一條漫長的路,但我們正在一步一步改變。


「公參政」出擊揭藥師不在門市仍賣藥


根據藥事法第28條:西藥販賣業者之藥品及其買賣,應由專任藥師駐店管理。藥師法第15條第1項:藥師可執行藥品販賣或管理。藥師法第24條:未取得藥師資格擅自執行第15條第1項之藥師業務者,處新臺幣六萬元以上三十萬元以下罰鍰。

但長期以來連鎖藥妝店不按法規陳列與銷售藥品。近年來消費者意識抬頭,藥妝店未依法規販售屢上新聞版面,例如:消費者誤買皮膚用藥防治痘痘導致臉部潰瘍,隱形眼鏡配戴者誤用眼藥水導致角膜發炎等。

有鑑於此,由台灣公民參與協會與王閔生、戴錫欽、楊靜宇三位議員聯合組成「台北市議會公民參與政策委員會」12日上午率先召開第一場公民提案會議,由公民代表李五福提案,以「法規的落實與稽核-販售指示用藥應依規定諮詢藥師」為主題,並公布台北市三十家藥妝調查報告與政策建言。



李五福表示,經調查發現,30家藥妝門市,只有10家藥妝門市藥師在場,高達66.7%,其餘都不在場。而20家門市藥師不在場卻仍有17家門市可購買指示用藥,分別為:松本清1家、日藥本舖4 家、康是美5家、屈臣氏7家,只有1家康是美、2家Tomod`s拒絕銷售。有八成五的藥妝門市藥師不在卻能銷售指示用藥。

而全部店家都是混合陳列販售指示用藥,根據調查五大通路指示用藥與其他商品多混雜陳列,雖都有設指示用藥專區,但部分非指示用藥也陳列在專區內,部份指示用藥也會陳列在賣場其他促銷位置。




明確告知藥師不在,就不銷售指示用藥的只有松本清與三友藥妝。其他三個品牌只用一個標示牌公告藥師暫停執業,但仍然可以購買。

觀察其他消費者購買藥品大都沒有主動詢問藥師。調查員試圖詢問藥師上班時間時,有員工竟回答:本店沒有藥師,卻仍銷售感冒藥水(屈臣氏XX店),明顯消費者與店內員工幾乎不清楚法規。而康是美、三友藥妝員工與藥師制服類似,消費者無法辨識誰是藥師。例如,三友藥妝某門市,自稱是藥師的男性員工名牌卻是標示店長,消費者無法確認提供諮詢者是否藥師本人。



出席台灣動物保護行政監督聯盟理事長王唯治建議,可以用透明的罩子,在藥師不在的時候,將指示用藥先罩著,以避免民眾購買。

市議員楊靜宇質疑,北市有2200多家藥妝店和藥局,也有6千多名藥師和藥劑師,衛生局現行對藥妝店與藥局的稽查不是流於形式,否則豈會門戶洞開,要求衛生局應該要進行檢討,建議是否有必要建立神秘客稽查制度,好落實稽查效益。

李五福也提出四大建議,分別是:一、集中指示用藥專區, 避免消費者誤買。二、執業藥師駐店時間需提前公告消費者。三、建立神秘客稽查制度。四、加強社會大眾教育用藥觀念。

對此,北市府衛生局副局長李碧慧表示,會加強稽查,另要求業者做好自主管理,以及員工教育訓練,現行沒有神秘客稽查制度,未來是否要設置,會再研議,也考慮邀集公民團體一塊進行稽查。

北市府食藥科長陳怡婷表示,調查的時間、方法會再做調整,另也會要求業者提出改善方案,後續將召集藥妝店業者召開會議,針對常見缺失做討論,大家互相分享改善措施,好調整公司的SOP。

負責這項計畫主持人台灣公民參與協會理事長何宗勳表示,這項「台北市議會公民參與政策委員會」是全國首創,是參考丹麥Gentofte城市的議會政策實驗平台。今天第一次提案結果,公民代表非常好,官員也很有誠意回應公民代表訴求,而議員全力協助讓會議很順利結果很滿意,這是好的開始。然而政策要發揮效果,就要持續追蹤監督,因此會給政府一些時間改善,之後還會再進行抽檢。

這場全國首創公民提案,出席有楊靜宇議員、戴錫欽議員辦公室主任林伯修、王閔生議員辦公室主任陳冠儒、台灣公民參與協會理事長何宗勳、台灣動物保護行政監督聯盟理事長王唯治、台北市草山生態文史聯盟理事長文海珍、台北市眷村心文化協會執行長張中模、台北市議會公民參與政策委員會公民代表李五福與王婕馨、台北市衛生局副局長李碧慧與食品藥物管理科科長陳怡婷。




活動相關媒體報導

「聯合」藥師不在門市仍賣藥 議員質疑北市衛生局稽查流於形式

「中視」藥妝店購成藥安全嗎? 66.7%沒藥師仍賣藥

「公視台語台」避免民眾揣無藥劑師 北市答應加強稽查

中時:8成藥妝店 沒藥師照賣指示藥


台北市議會「公民參政」實踐與展望


圖:同樣由台灣公民參與協會理事長催生「台北市政府公民參與委員會」與「台北市議會公民參與政策委員會」比較圖。
文:何宗勳理事長

「台灣公民參與協會」成立就是相信「公民」可以改變「政治」的力量,而工具與人才培育是當中的關鍵。進入NGO快三十年,在筆者任職公民監督國會聯盟時才有機會展現研發「監督」的工具,到了台灣動保行政監督聯盟因為必須親自投入政策遊說與改變,也發現政策改變需要超越藍綠支持。因此,願意和我們站在一起打拼的優質政治人物我們都全力支持。

長期下來,我也發現運動能量要累積,人才培育還是關鍵。近十年我更發現青壯銀髮族的力量,尤其沒有工作壓力又對公共事務熱情人,我很幸運在動保界我找到最敬重王唯治大哥,他高階公務生涯退休之後投入公民運動就是典範。今年年初,好友簡赫林副教授提供一個丹麥Gentofte城市的議會政策實驗平台,讓我興起結合台灣本土化實踐經驗改良而成「台北市議會公民參與政策委員會」的念頭。

這個丹麥的城市Gentofte為了讓更多公民參與公共政策制定過程,由市議會組一個「政策制定小組」,小組成員是由五位市議員和十位公民組成,目的是協助市議員更能了解市民角度出發的公共政策。而透過市議員來監督市政府落實主要執行。Gentofte目前已經發展了八個專案委員會,每個委員會有5位市議員,10位符合資格的公民,3-4位市府專員。三至六月會議期間,每次開會2-3小時,然後提出政策建議。這樣經驗也被其他國家學習沿用,挪威現在也有4-5個城市在嘗試這種新模式。

而為了記取幾年前催生「台北市政府公民參與委員會」無法落實理想的教訓,這個「台北市議會公民參與政策委員會」實驗計畫,我決定親自操盤運作。而本計畫要成功就需要有理想跨黨派議員支持,經過各方推薦與聯繫,我們獲得民進黨王閔生與許淑華、國民黨戴錫欽與無黨楊靜宇四位優秀議員全力支持,在今年6月20日正式成立。期盼藉由搭建連結「積極公民」、「公民團體」、「議員」及「市府」的四方參與公共事務平台,透過將公民納入公共決策模式,真正好的公民意見才有機會發揮影響力,讓公民參與不再淪為形式。初步階段先由公民參與經驗較為豐富的台北市作為示範,未來期望能進一步擴大,並吸引其他縣市效仿運作。

這個「台北市議會公民參與政策委員會」期待不同與台北市目前的公民參與模式,如「參與式預算」、「i-Voting」或是座談會、公聽會,這個計劃能夠真正將公民納入公共決策模式,不僅使公共政策更貼近民意,更能夠創造公民(團體)、市府及議員多贏的局面。

目前台北市大部分的公民參與制度只是「一次性」的公民意見徵詢,例如舉辦公聽會、座談會等。這樣的「公民參與」比較容易淪為形式,公民只能提出單向建議,很難有機會和政府部門、議員共同討論政策。而「台北市議會公民參與政策委員會」可以避免公民參與形式化,讓更多關心公共事務的公民加入,也能幫助議員對市政監督及改善提出更多元、更深入的質詢。而議員面對市政、公共事務需要探詢公民意見的時候,其實不容易與積極的公民或公民團體產生連結,除非是重大的或極具爭議性的議題,才會讓大眾及公民團體的意見有機會被融入。因此平時公民的意見分散、沒有機會被重視,十分可惜。透過「台北市議會公民參與政策委員會」可以彌補這方面的不足。

我們對此平台寄與厚望,但成立容易,找尋積極公民可難。成立之後,以「超級公民」為號召,雖然沒多久12位報名就額滿,然後第一堂課就出問題,大多報名又臨陣脫逃,所以延到第二週才正式開課,五位學員最後完成培訓。之後提出方案,又因為門檻高需要耗時耗力,最後產生三位提案,但為了求慎重,又花很多時間修正,延至11月12日第一場公民提案「法規的落實與稽核-落實販售指示用藥應依規定諮詢藥師討論」在楊靜宇議員協助下總算順利完成,會議也意外有媒體願意捧場,官員回應也非常具體,這算是跨出成功第一步。

這個計畫議會本會期會有三個公民提案,明年上半年度會期還會操作一次,所有SOP如果研發順利,全新結合民意代表、公民團體與公民代表的「各縣市議會公民參與政策委員會」就可以全國複製,那公民運動將又邁入另一個新的里程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