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8月14日 星期三

安偉烈:改變世界讓世界更美好

公民會第四屆國際實習生,是來自美國的安偉烈,13日下午分享他在本會過去三個月的實習成果及心得,包括影展、佛教學院、寵物展以及反送中的行動藝術活動。這些參與帶給他很多靈感及啟發。

參與分享會有來自策劃國際團隊導師以及同樣在台灣交換的同學們。對於台灣,安偉烈提到印象最深刻的是濃厚的人情味以及非常宜居,對於即將離開台灣十分不捨。

理事長何宗勳勉勵他將這段期間所學的運用至他畢生的志業-改變世界讓世界更美好。同時理事長特別製作感謝狀以及協會「大公民小政府」杯紀念品贈與安偉烈,並附上最大的祝福。

日本地方創生創什麼?細膩的政策學



文:趙文俊(屏東縣青年願景屏台協會總幹事)

日本地方創生創什麼?台灣是拿香對拜?還是火燒屁股勢在必行?許多人看好,許多人卻批評說是老調重彈。從社區營照至地方創生,是換湯不換藥嗎?不過不能否認的一點是,人口流失是台灣和日本都相同的課題,只是差在速度上的快慢而已。

2018年底,賴清德院長在行政院會喊出「2019台灣將是地方創生的元年」。命國發會為幕僚單位,籌備台灣地方創生等事務工作,師法日本創生政策,選擇和日本相同的模式,由公所扮演執行的角色,第一線接觸需求單位。2019年初,國發會所發佈的提案辦法,規劃由鄉鎮公所第一線執行,師法日本以設定KPI為推動主軸方向,鼓勵地方區域公所提案。

而為了瞭解日本地方創生的執行成效和政策,有幸能藉由上下游的報導介紹後,特別走訪日本岡山縣。岡山縣為典型農業縣市,也是許多台灣公私部門等單位學習參訪的個案縣市。根據日本岡山縣公布資訊,現今人口為1,921,525人。人口大多集中在岡山市和倉敷市,主要生產水果,葡萄、桃子為最有名。知名日本桃太郎的故鄉的題材就是取材日本岡山縣。

然而離大阪距離只要一小時的岡山縣,和日本其他許多城市一樣,近年來人口老化加上外移,人口不斷下降。同步展開制定地方創生政策目標,以人口增進為導向和地方學術單位岡山大學及區域市公所、村町等共同推動創生政策,執行過程由下而上,各自扮演各自角色推動創生學。

地方大學扮演什麼角色?岡山大學COC+

地方大學是區域的知識與人才庫,更是地方政府的智庫所在。大學是城市重要的資產,岡山縣立大學扮演著推動地方創生的活角色,扮演著和地區聯繫的關係角色,提出地方的問題要和大學共同解決目標,在校內推動岡山大學COC+推進室。

日本2013年開始推動大學COC計畫,恰似台灣USR大學社會責任。而岡山大學則是在2015年加碼獲得日本文部省補助成為COC+,意旨推動「大學作為地方的知識基地,地方創生推進事業」。

從岡山大學所提供資料和講解得知,大學設置COC+推進課,招生設置「地方創生推進士」總共十一學分要完成學程;課程都和縣內重要地方議題相扣。從人口老化、防災演練、社區長照照護、產業智慧應用、農產行銷課程,均是岡山縣內的實作領域。推進士課程主要是讓學生進入社區了解地方所需,再提出解決應用方法式的訓練。

而如何有效留下人才學子,岡山大學為地方創生推進士設下KPI為,完成後留在家鄉就業的10%為目標;也就是說參加創生推進士要留下1成學生在地就業才行,而這一成包括留在自己家鄉,非岡山縣和都會地區都算。

至於更詳細方法,岡山大學表示,育成「在地人才」是重點目標,而要能創造在地就業機會,得先認識且了解在地企業才行。創生推進士課程,有一部分是想藉由實習機會讓學生認識地方企業,藉此看能否提升學生留在地的就業可能性。

「地域振興協力隊」人口進來扎根在地,從都市來鄉間的年輕人

大學是育成新興學子和提供學術領域解決在地問題的智庫單位,而人口要如何從都市走進來?政府該如何接起這媒合角色。

日本建立地域振興協力隊,目標在於媒合招募有專長人士至地方服務。政府則是提供三年的補助金供協力隊員至地方發展。這方式是公所單位需自提專長,再透過全國平台面試招募協力隊員。

地域振興協力隊經費由國家支出,一半是活動經費另一半則是薪水,每年最高可達400萬日圓。換算下來200萬日圓薪資平均就是日本基本薪資而已。而協力隊招募後,三年期間必須要找到可以維持和在地的經濟方式。也就是說,政府只提供三年期間,在這期間得利用專長謀生,得想辦法找到可以生存的經濟模式。而根據上下游也特別報導指出,若是協力隊員三年期滿後,政府還會加碼100萬日圓提供創業金。這不惜重金,就是要「人」流在地方。

上山集樂,美作市荒廢的梯田復甦

同樣,美作市上山區域也招募一批協力隊員,進駐在這裡。井上寿美就曾是協力隊的一員,現今是在地NPO英田上山棚田團的代表理事,井上出生大阪府,待過東京等地方,曾來過台灣2年協助樂天公司拍賣上架,可說是對台灣非常熟悉。現在則待在岡山縣美作市上山區域,致力恢復荒廢「棚田」也就是台灣的梯田。人口老化的鄉村,根據資料顯示,現今美作市棚田荒廢區域有8300塊土地,這也成了上山區域的棚田,已被「未來的遺產」所認定的文化區域。

「上山集樂」是英田上山棚田團所號召協力隊員和外地人近來墾作稻田的口號,棚田的再生也就是土地的再生。團隊是由一群志工所組成。井上說,這些志工都是利用假日或者閒暇之餘之時來幫忙,有些是協力隊員,都是有其他工作的。

而復甦梯田不只是土地的循環和環境再生意義,另一方面更是文化上的交流。NPO英田上山棚田團找尋亞洲國家耕作梯田的區域進行交流。而待過台灣井上寿美,也透過友人連結新北市八煙地區的農民和菲律賓等梯田團,進行耕作交流。

走出國際梯田文化交流,積極找需具有特色的產品。除了特色的棚田米之外,為了更顯特色,棚田團員開發「生蒜頭」。井上說,市面上都是曬過的蒜頭,就想出以「生蒜頭」的方式去販售推廣。而為了更清楚理念和價格,筆者特別從網路找尋產品「生蒜頭」介紹,文中指出耕種方式都以無農藥、無化學肥料施作,而推出即是新鮮都是十日內的新鮮產品。不過價格高達3000日幣於,對於這價格來說,市場具有挑戰性。

農民梯田移動的困難,Toyota開發助在地農民安身立命

而人口老化的上山區域,如何改善交通和居民生活上的應用也是一門重要課題。英田上山棚田團,除了復甦棚田外,也積極和日本企業洽詢交涉,希望能開發出符合棚田區域的電子和智慧產品,協助在地居民。

Toyota Mobility Foundation是日本豐田汽車的移動基金會,目的在協助改善交通便利等智慧應用產品。棚田主要都座落於山坡上,道路彎曲且狹小,一般車無法會車,且斜度坡度距離太長,走路移動太勞累。豐田汽車為了協助美作市人口老化的農民開發個人電動車,供在地居民山坡移動改散交通狀況,研發一款適合於棚田移動的個人嬌小電動汽車。

除此之外,井上寿美和智慧企業公司研發「無人割草機」要應用於勞動力不足的棚田山上。井上說,無人掃地機增加了家的便利性。無人割草機,在於田裡非常適合,可取代一個人整天的勞動力,非常實用。應用智慧方式,解決在地問題,從住的便利性來看,增進了更多居住的可能性。日本由下到上,為了增進人口嘗試了很多不可能和實驗。

百年的森林事業,永續林業

西栗倉村位在鳥取縣、兵庫縣、岡山縣的交叉位置,整座村庄的林業面積將近95%。對於林業森林的推廣,西栗倉村喊出百年的森林事業體。從管理林業至伐材、挑材的選品都非常精緻講究。

日本林業開發,從明治開始木作房屋需求增加,持續到一戰二戰爆發後開始,因戰船堅砲利所需,這前後達到日本林業需求最顛峰時期,大量的砍伐耗盡。這期間也不斷的造林,但至60年代後日本大量以進口木材取代後國內木材,就造成林業產業沒落,而木材不被砍伐卻也造成其他問題。根據資料顯示,最後一批造林在50年代~60年代左右,而造林的品種選用日本柳衫。林業被進口取代後,不再被砍伐,過三十年這些本該被砍伐杉木沒被砍,柳杉恰好30年樹齡開始釋出大量花粉,於是成了現今日本花粉症的元凶。在過多的林業森林包覆之下,岡山縣轄區內多是森林覆蓋,管理森林變成是他們的課題且是必須開發的產業。

岡山縣重啟林業復甦的可能性,從里山資本主義書裡,中島先生提到岡山縣真庭市正在以木粒發電取代石化媒材,不但應用在工業用上,家戶的暖氣發電也能應用。而書裡也指出,在澳洲的木粒發電燃燒效率比上已經高過石化燃料。

發展在地特色就是林業。西栗倉村這個嬌小的地方,就是以林業開發為主,從春夏秋冬的季節都能展現出不同的特色,西栗倉村也規劃四季的旅遊,為此吸引許多青年進駐,從民宿、藝術家、都能在此看見蹤影。特別的是,街上開始以木造建築建置複數層樓,其中村內幼兒園就是以全木造建築搭建,冬暖夏涼。全區域以符合環境生態建置,不需裝冷氣。此建築特點結構是在地板下建置流水管,藉由流動的水氣帶動空氣循環,而加上開放空間設計製造對流,幼兒園在明亮度和寬敞上,都能提供孩子一個不一樣的空間。

來住高粱吧!空房子和在地的連結

在人口下滑的日本國度,位在岡山縣的高梁市人口現今只剩下30,350人。街上所遺留下的空屋,成了市役所推廣的目標。課長告訴我們說,「在高粱上班為何不住高粱呢?」在人口減少之下,所多出的空屋於是成了高梁市主要推動創生的重要政策。特別的是,高梁市公所特別設置「來住高梁吧!」推進課部門,目的要將市內街道的空屋轉讓出去,建置媒合平台供外部人口進來高梁居住。

其中媒合空屋政策亮點的角色,則是搭配地域振興協力隊制度,媒合有志之士一起移居高梁生活。推進課指出,空屋媒合是透過平台建立,市公所定期將空屋要件登入,有需求的移居者再透過公所聯絡進行媒合過濾。

推進課特別介紹金盛友彦先生和我們分享移居高梁的心得,金盛是從北海道移居高梁的日本國民,是高梁市地域振興協力隊的一員,北海道出身的金盛,因柔道指導員的關係移動好幾個國家,於20178月移居高梁,由於過去是柔道指導員也曾來過台灣台中交流柔術,對台灣非常有印象。

然而促使來高梁住的原因是,金盛先生全世界跑,特別想要有一個地方,能吸引各地的人前來。高梁有日本的豐富文化和歷史,很適合。而透過高梁的空屋媒合,當年10月,金盛先生買下一間老房打造成民宿名稱叫做「柔」,這也是取自他喜歡的柔道名稱。

另外,高梁市為了提高入住者的生活設施,加強在教育文化方面。令筆者團隊們震撼的是在地圖書館的建置,三層樓挑高設計和書櫃一體呈現,內部結合會議空間、親子空間和溫書室;圖書館一樓和星巴克結合外頭就是高梁巴士站,二樓圖書館直接和備中高梁車站共構一體,讓人不敢相信這是三萬多人的鄉下地方。參訪當天是平日時期,待在圖書館的居民相當多,可見高梁市公所,除了整合空房子釋出之外,在基礎建設也投資相當多的資源,為了就是留下在高梁生活的每一戶人家。

市公所細膩的政策執行,中央地方分級權限扎實落實

中央和地方如何分級落實,從日本推動地方創生政策,就能觀察日本政府在執行政社上的細膩度。就台灣推動地方創生政策而言,國發會所推出創生政策要交由鄉鎮公所接球,直接落實地方。但是,台灣政體還是多屬於中央集權,地方政府對於鄉鎮公所由於多是民選關係,資源的下放都因人和立場而置,加上鄉鎮公所的自主財政權限運用非常少。若提不出配套對策,這點筆者擔心是否真能由下而上的落實?
回頭從日本中央和地方分級來看。從中央下來接著「都、道、府、縣」再來「市、町、村。」以教育的分級例子來說,日本中央部門只主管大學、學院等學校,這和台灣相同。而「都、道、府、縣」第二級則是初中、小學的人事及縣立大學等工資經費,另外「市、町、村」則是管理國中、小學、幼兒園校等設施。

這和台灣大不相同,雖第二級縣市,和日本相同管理人事但薪資和一些經費還是由中央負責,等於台灣中央還是掌握住重要資源。而台灣三級單位鄉鎮公所,和日本三級大不同,台灣是無權管理中小學。也就是說在地方分層上,學校是和鄉鎮公所是同屬同層行政單位,鄉鎮公所是無整合之能力。

回顧日本地方分級制度改革「市、町、村」擁有的自治權限和整合能力,依據國家政策研究基金會指出,日本2004年開始推動「三位一體改革」,亦即,廢除中央對地方的補助金、廢除中央給的地方交付稅,以及中央稅源移讓給地方等的三大財政改革。而2007年進一步推動3年的〈地方分權改革推進法〉的限時法,做為推動地方分權法源相關作為的法源。(2010日本地方分權與行政區域劃分經驗探究 - 國家政策研究基金會)

日本的憲政體制和台灣不同,各有優劣點。有許多學者也指出地方改革合併後盲點,但就日本推動創生事務,分級的權限足夠讓鄉鎮公所擁有資源去對應找出自有的特色發展,再進步一步結合市內所制定的地方創生綜合戰略推動。

以例子岡山市來看,這裡是岡山縣重要的人口聚集城市,對於人口的成長背負著重要的使命。從官網上公佈的資料和會議所提的公開資料,都能看見每好幾種年份和版本所制定的「岡山市地方創生綜合戰略」,等同是市公所所發佈的政策白皮書,裡頭對於執行創生的方征和要求的KPI都詳細記載,細膩度高到破表。

細看創生戰略報告,要增進人口地方創生政策,不只在於活動上的辦理,從交通、教育、文化、長照社福、基礎設施都得同時並行。而推動KPI數字管理是日本政府的管理手段,透過KPI將指標浮現出來,再來追蹤管考政策和效率目標。戰略報告以各式各樣指標為主,都是以人口數量為導向。報告開始就清楚指出人口警訊問題,提出岡山市人口現有714,750 人,2060將掉落剩612千人。而在這之下,從人口參與去設定目標,例如要提高觀光產值,就在於參與人數上制定數字。如報告裡面觀光方面設定,來岡山市觀光人口目前是583.7萬人,預估達到的人數是907萬人;來岡山住宿者目前115.9萬人而希望達到是156萬人。從藝術交流117,000人也目標也得提高至260,000人,最有趣的是推動地產地消的在地消費,也是設置的數字管理。報告設定,在地購買岡山的蔬菜和水果從56.4%要提升至 65%;商店街步行的數量也推算,分假日和平日的指數都需要達標。

細看日本地方創生策略,是每一個市役所都會提出的戰略報告。除此之外,為了將特色城市導入,市役所會將城市制定目標。以岡山市而言特別以符合國際標準潮流的指標城市前進。岡山市役所特別制定ESD推進課(Education for Sustainable Development),也就是聯合國會議所提出的「永續發展教育」計畫,亦即即環境、社會(包括文化)和經濟。岡山市役所課員表示,這政策制定是2014年岡山市辦理聯合國ESD世界會議,結束後市長接續期望ESD能在岡山市推動,符合世界城市的指標水準。

岡山ESD推進由民間和政府共同努力,另外為了在接軌國際,市公所更以聯合國SDGs17項指標檢核所推動的政策,朝向未來都市前進。除此之外,檢視岡山縣內的市、町、村政策目標都和環境生態有關係,尤其是共同以聯合國永續發展SDGs為政策目標。而林業為主的真庭市、西栗倉村…等,以「里山資本主義」的永續林業發展為制定。

從人口的增進,走往移居再進一步建置宜居。日本政府的執行方式有著一套細膩的思維方法和策略目標,可以更清楚的是,就基層公所而言和台灣最大的不同是,日本有著比台灣還拼命的想走進世界潮流的腳步。或許台灣不是聯合國成員,無法加入齊頭同步。但是可以確定的一點,就政府制定方向和政策而言,日本由下至上的國際觀,已經讓我們刮目相看。


安偉烈 最後周實習(8月3日-8月6日):實習在書藝表演


實習在書藝表演
Interning at the Calligraphy Art Show
Alex's Last Week Interning
This last Saturday, I interned at the 2019 Stand with Hong Kong, No China Extradition Art Rally held at Taipei’s Treasure Hill Artist Village where several artists took the iniative to express their solidarity with Hong Kong. Taiwanese calligraphers and performing artists expressed their support for Hong Kong’s anti-extradition campaign. While at the art show I was able to watch several different skits relevant to the current situation in Hong Kong.

上週六,我擔任我的實習機構理事長的志工。他參與一場在台北寶藏巖藝術所舉辦,一群藝術家接力創作聲援香港「反送中」。台灣書法家和表演藝術家表達了對香港反引渡運動的支持。在藝術展期間,我能夠觀看與香港目前情況有關的幾個不同的短劇。



           
On arrival, I was amazed by how stunning the Treasure Hill Art Village was. I learned that the village used to be a KMT stronghold when they had first invaded Taiwan but today it was now turned into an art exhibit. Once I found the bunker we would be working at I discovered Mr. Ho and his model Mr. Tsai preparing for the show. There would only be one take so we spent over an hour making sure everything was prepared properly and set up in order.

抵達後,我驚嘆於寶藏巖藝術村的驚豔之處。我了解到這個村莊在他們第一次入侵台灣時曾經是國民黨的據點,但今天它現在變成了一個藝術展覽空間。我找到了我將會工作的地堡,我發現何先生和他的模特蔡先生正在準備這個節目。只有一次拍攝,所以我們花了一個多小時確保一切準備妥當並按順序設置。

           
Once the skit began Mr. Tsai was wrapped up in white gauze while Mr. Ho was dressed in all black. The white Mr. Tsai was wearing was supposed to be a metaphor of a pure and free Hong Kong restricted by an invisible force. The black Mr. Ho was wearing was supposed to be a metaphor for the confiscating dark power Honk Kong’s freedom and democracy. Immediately once the skit started Mr. Ho began to violently assault Mr. Tsai with the calligraphy brush which was supposed to represent the weapons carried by the Hong Kong police.

表演開始,蔡先生被白色紗布包裹,而何先生穿著全黑色。蔡先生穿的白色本隱喻純粹自由香港的。何先生穿著的黑人應該是對沒收黑暗權力香港的自由和民主的隱喻。這個短劇開始,何先生就開始用書法筆猛烈地攻擊蔡先生,書法筆本應代表香港警方攜帶的武器。


            Once Mr. Tsai was beaten to the ground he struggled to enter the Air bunker. In the Air bunker, Mr. Ho began representing the situation in Taipei. Instead of just carrying the calligraphy brush he also carried a scissors to free Mr. Tsai. Mr. Ho began to cut some of the gauze off of Mr. Tsai and afterwards wrote freedom on his back. This is supposed to represent the hope of Taiwan supporting Hong Kong.

在蔡先生被撞倒在地後,他掙扎著進入空中掩體。在空中掩體中,何先生開始代表台灣的情況。他還用一把剪刀解放蔡先生。何先生開始削減蔡先生的一些紗布,然後在背上寫下自由。這應該代表台灣支持香港的希望。


            Afterwards we went to a coffee shop nearby to get smoothies and drinks and talk about how the skit had went and the current situation in Honk Kong. My boss explained to me that even the audience carried its own metaphor. He said that “We all represented the international community since we watched but did nothing to help Mr. Tsai as he was beaten .” I found these metaphors to be very powerful and requiring extra thought. As I thought about this final metaphor I also thought of the Martin Luther King Jr. quote, “An injustice anywhere is a threat to justice everywhere.” Let’s go Hong Kong!!!!

之後我們去附近的一家咖啡館買冰沙和飲料,然後談談這個短劇是怎麼回事以及香港的現狀。我的老闆向我解釋說,即使觀眾也有自己的比喻。他說:我們都代表了國際社會,因為我們看到但沒有幫助蔡先生被毆打。我發現這些比喻非常強大,需要額外的思考。當我想到這個最後的比喻我也是想到小馬丁·路德·金的話,「任何地方的不公不義,都威脅著所有地方的公平正義。」加油香港!



2019年7月31日 星期三

安偉烈 第四周實習(7月5日-7月8日):我在台北展眧寵物展的實習

前言:公民會第四期實習生美籍安偉烈 Alex Anthony-Williams 6月4日來報到,立刻投入公民會募款影展活動,這是他第四週實習報告,讓我們來看看他在寵物展的實習感想。


我在台北展眧寵物展的實習
安偉烈 第四周實習(75日-78日)
Interning at the Chan Chao Taipei Pet Show Alex's Fourth Week Interning

          This week starting Friday, I interned with at the Chan Chao Pet Show held at the Nangang Exhibition Center. I especially enjoyed this week due to all the cute animals I was able to see! The motto of our booth was “Give a Vote to the Animals!”. The purpose of the booth was to get guests interested in animal rights protection. The organization designed a questionnaire to understand how people care about the issues. Some of these issues, besides animal rights included, protections for endangered species, animal abuse services( “police”), primary school students access to class pets, private ambulances, and household registration for pets. This experience allowed me to learn much about the differences and similarities in concerns involving animal rights between the U.S and Taiwan.


        本周五開始,我在南港展覽中心舉行的「展昭台北寵物展」實習。由于我能看到非常多可愛的動物,這周我特别喜歡!我們展覽的主題是“為動物投一投票!”。展覽的目的是讓參觀群眾對動物保護的權利感興趣。實習機構設計一份問卷,了解大家對議題關心態度。其中一些問題除了包括動物權外,還包括對濒危物種的保護,動保警察动、推動校園犬、寵物救護車與寵物入戶籍。透過這活動讓我了解美國與台灣對動物權利關注的差異與相似之處。

超級公民第一堂課學習有感!


全國首創「台北市議會公民參與政策委員會—超級公民」29日進行第一堂課學習,成員雖然只有五人,但熱血沸騰,以下是他們學習感想!



李五福 (企業)
       
首先感謝何理事長舉辦此次「超級公民」活動,讓我有機會認識基本的NGO運作,這兩次何理事長的說明與引導,還有夥伴們交換意見,讓我對即將進行的課程充滿期待。
   
之前做為一個一般市民,往往對自己周遭的市政問題得過且過,當有不如己意的事情頂多只在網路留言發發牢騷,或是反應給里長處理,不知如何去深入瞭解公部門施政的缺失或難處,所以當在網路上看到此次活動的宗旨就即刻報名,也很高興獲得青睞加入委員會,希望接下來能跟隨大家的腳步,一起為公共事務盡一份心力。
      
下週開始進行的議題倡議與策略,我將針對我所熟悉的政府稽查程序提出議題,也希望各位夥伴不吝指教。


何鴻彬(公務)

很高興參加此次的「公民政策參與委員會」,雖然我平時亦接觸到有關市民朋友的建言,總是請他們撥1999反映。但有鑑於此,覺得此次這個活動別具意義,也謝謝何理事長的詳細介紹,讓我更了解此委員會的運作流程,題外一提:雖然小弟強項在運輸系統這塊,但也發現許多大大小小的民眾問題,期許日後能有效為民眾解決公共議題,讓台北市居住環境越變越好。


王婕馨

首先想要說的是看到宣傳覺得很吸引人,在來是自己的想像,以為是很難的事情,需要大家的力量去共同爭取,後來在上課中才發現跟我想的不一樣,經過何理事長的講解後,才發現做一件事情沒那麼簡單,就算一件小事也是如此,學到很多,還有蔡宜珊小姐講的,感覺到她同理心,也很感動,即便台北市已經做的很好了,但市民的心聲需要,才是真正關注的。當然未來有持續參加,我想會學到更多。感謝超級公民


許峻鳴(律師)
很榮幸能有機會參加首屆的公民政策參與平台委員會,經過昨天會長及副會長的介紹後,瞭解到我們不該只做一個「選民」,更要做一個「公民」,而且還要進化到做一個「超級公民」,不僅要關心周遭,注意、發現問題,也要能思考能否及如何透過與民意代表與政府的合作,形成政策來解決問題,讓社會能夠愈來愈進步。同時也感受到,政策參與並非易事,需要按步就班的學習及實作,希望日後能繼續參與委員會,讓自己更接近理想中的公民,也請各位多多指教,謝謝。


張喬銘(自由業)

很高興有機會能參與這次超級公民的訓練,了解到身為一個超級公民需要注意到的事項,觀察自身周邊發生的問題,針對問題提出方案,一步一步解決生活中的各類問題。自身的公民素養、觀察力、分析與解決問題的能力等,進一步成為真正的超級公民。希望有一天能進一步影響到生活週遭的人一起提升公民素養,提升社會整體的品質。

「台北市超級公民」開跑了!



未來最火熱與最有影嚮力的「台北市議會公民參與政策委員會—超級公民」29日下午假台灣公民參與協會舉辦始業式,由理事長何宗勳主持,首次參與五位超級公民來自各領域,有公務員、企業主管、律師、講師與自由工作者,大家都對公共事務環抱熱情。

理事長何宗勳表示,這項創新「政治實驗」是參考丹麥議會政策實驗平台與本土化實踐經驗,並獲得台北市議員王閔生、許淑華、楊靜宇、戴錫欽支持合,作嘗試建立相仿的機制「台北市議會公民參與政策委員會」,期待建構連結「議員」、「公民團體」、「市府」、「積極公民」的四方參與公共事務平台,透過創新的模式,改變現有公民參與形式與政策推動方式。

由於公共政策是很專業化,參與學員半年內必須經過五關,第一關是「專業培訓」,持續六週,內容有認識府會、行政與立法、議員監督甘苦談、議題的倡議與策略等。第二關是「任務分組」,根據實務需要來分配,初期分成「生態保育」、「教育文化」、「動物保護」三組。第三關「專題研究」,從9月至12月,每週一次會議,根據分組邀請專業公民團體協力專題研究。第四關「政策提案」,在議會第二會期2019年9月至12月,每月一次會議。第五關「監督落實」,提案一經通過,運作期間持續關注監督。

何宗勳表示,台灣現在很習慣爆料與速食文化,但公共政策是一種專業,需要研究、調查、創新與對話,急不得。要成為超級公民需要過五關,還要自學,沒有決心很難撐下去。原先報名12人,還沒開始就剩5人,可見「門檻」很高。但跟五位學員溝通後還是很看好,就算最後只剩一個人,只要有心還是可以繼續運作下去。

始業式學員都懷抱熱情與期待,也希望公共政策更貼近民意,更能夠創造公民(團體)、市府及議員多贏的局面。

2019年7月30日 星期二

2019年7月大事記


2019.07.08
由本會理事長何宗勳向柯市長建言,歷經2年多精心地規劃與籌備,座落於重慶南路與寧波西街交叉路口,由原北一女教師眷舍改造整修而成的「台北NPO聚落」正式啟用。七月八日當天,臺北市長柯文哲與NPO團體一同參與「入厝啟動儀式」,宣告該場館正式對外營運。本會受邀第一個代表致詞,由於理事長何宗勳有要務,改由副理事長王唯治受邀致詞表示,感謝柯市長認真從公民團體角度來看問題,這樣好的空間一定可以營造社區、市府與公民團體三贏局面,這段時間社會局團隊非常用心,雖然最近有點小風雨,但NPO韌性是很強,風雨一定會生信心。




7月11日
本會理事長何宗勳前往育成社會福利基金會訓練世界咖啡館講師。


7月11日
本會理事長何宗勳拜會台灣制憲基金會,由張俊龍副執行長、辦公室主任黃啟豪接待,針對制憲交換意見。


7月17日
本會理事長何宗勳擔任特種考試地方政府公務人員環保類科錄取人員環保專業集中實務訓練課程之「環境故事力與行銷創意力」講師。


7月22日 

本會副理事長王唯治、負數票協會理事長張天鷞與綠色消費者基金會秘書長方儉等團體拜會國民黨團立院黨團總召曾銘宗,討論公投法該如何修。

7月24日
台灣制憲基金會張俊龍副執行長、辦公室主任黃啟豪、高級專員黃崇祐前來本會拜會,會由理事長何宗勳接待。


7月25日
本會理事長何宗勳、副理事長王唯治、副主任陳應祈拜會台北市議員羅智強,商討有關台北市公投法修法議題。




7月29日
「台北市議會公民參與政策委員會—超級公民」假台灣公民參與協會辦公室舉辦始業式,由本會理事長何宗勳主持,首次參與五位超級公民來自各領域,有公務員、企業主管、律師、講師與自由工作者,大家都對公共事務懷抱熱情。




7月29日
本會辦公室主任陳立珊任職到七月底,今天舉行歡送餐會。








【感謝有你】2019年7月捐款徵信


【世界之眼】重新定義城市運動

簡赫琳 屏東科技大學 通識教育中心 副教授
政治學博士/聯合國大學高等永續科學研究所博士學位進修

2019.08.15

都市的主人是誰?若主人應該擁有管理及使用權,那究竟是市政府,還是市民是主人?還是說都市本就是我們大家共有的?應該來共同管理及使用?那什麼是 “共有”(commons)或什麼是21世紀開始在都市中流行起來 “共有化”(commoning) 運動概念及實踐?

近年來在各國興起的共有化運動背景主要有幾個,首先各地城市在不斷都市化的快速擴張下,城市中往往有許多閒置或是不再有人管理、關心或使用的角落及資源,如廢棄已久的倉庫或是許多退休專業人員閒置的才能等。其次市政府往往也日益缺乏經費及人力來管理這些都市空間或資源,所以公民自動自發互助的角色顯得越來越重要。而公民聚集起來一起做些什麼的力量有時比你想像的更大,掀起的漣漪效應也不是一人可以料想到的,若公民願意在一起對城市角落或生活方式做出改變,那這座城市將被這些共有化運動慢慢重新被定義,從英國發起的 Transition Network 非政府組織也特別將世界各地大小共有化及城市轉變的個案串連起來,以下簡介幾個都市共有化及都市轉型案例。

【世界之眼】公民參與政策委員會個案比較

簡赫琳 政治學博士/聯合國大學高等永續科學研究所博士學位進修 

2019.07.30

2008年全球金融風暴及各國實施市府財政緊縮政策之後,國際上漸漸出現更多公部門和私部門協力治理個案。公部門除了和民間企業與非政府組織透過公私協力(PPP)的模式提供更多公共服務,一方面開源,一方面期望提升執行效率及創造力,許多市政府也開始尋求與公民的協力治理模式,以確保市政的政策提出可更符合公民需求、更永續及可獲得最大化的公民支持。以下針對三個城市裡的公部門與公民協力治理個案做簡短比較分析: 1)奧地利 科爾新堡(Korneuburg); 2) 丹麥 根措夫特自治 (Gentofte); 3) 台灣 台北市 (Taipei)。

這三個城市皆是在2010年之後開始實驗公部門與公民共治的模式,其中以奧地利科爾新堡市的公民參與政策委員會成立時間最早 (2011年發起),運作模式也最完整,不但已有立法確保公民參與可以制度化,常制型的公參委員會也已於2016年開始運作 (一任至少5年),但科市的人口數也是三個城市個案中最少的 (僅有1萬多居民),或許實驗及管理上相對門檻較低,若是要將類似模式應用到人口數上百萬的城市,如台北市,那可能還有許多議題需要提前考量與規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