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0月13日 星期四

【簡赫琳專欄﹣世界之眼8】無限量的公民能量 - 尤努斯的切入點?


文藻外語大學 國際事務系 政治學博士 簡赫琳
2016.8.27 高雄市

 
: 柯文哲與尤努斯博士對談,一同想像不一樣的台北市

尤努斯博士:「倘若電影中有科幻小說 (science fiction)的創作空間,來讓人民在週末夜晚去電影中可以自由夢一場,為何我們的社會不能有「社幻小說」(social fiction),幻想我們的社會可以怎麼樣的更美好?」


孟加拉籍2006年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尤努斯博士今年824號第三次來到台灣,參加在台灣第一次舉辦之社會型企業東亞年會 (Social Business East Asia Conference 2016) ,與會時尤努斯博士特別談到,『公民參與』不該建築在公部門的邀請及等待政府需要為公民做些什麼。政府是個需要諮詢許多部門的龐大政治組織,但公民卻是創意無限的靈活個體,他/她不需要諮詢任何單位,就可以為社會問題立即創造出多元的解決方式,且可以立即行動,天下無難事,只怕有心人了。

政治的本質不就該是在解決一群人共處共生後產生的各類問題嗎? 


21世紀開始在審議民主 (Deliberative Democracy)討論中談到的公民參與 (citizen participation) 其目的不也是要使與公民息息相關之公共問題可以獲得更好的解決方式?讓公民也可以和政府一起共創 (co-create)新價值與新型態解決公共政策問題 (common public policy problem)的作法;及直接或間接的影響公共決策 (public decision)

尤努斯博士更進一步逗趣的做了想像式的比喻:倘若電影中有科幻小說 (science fiction)的創作空間,來讓人民在週末夜晚去電影中可以自由夢一場,為何我們的社會不能有「社幻小說」(social fiction),幻想我們的社會可以怎麼樣的更美好?

人類所有偉大的行動工程都是始於夢想 (dream),假如我們停止了夢想及盼望,那可能我們只是不斷複製停滯的腳步,導致原地踏步。雖然自古書中,人云亦云中,人性好像就是本惡,在西方社會提倡的現實主義中 (realism)也提醒我們人性的自私面 (selfishness),但博士也適時的提醒我們,我們為何不能換個角度,執意去夢想人性的另一面是有可能是無私 (selflessness)的呢?

因為尤努斯博士願意相信人性有無私及良善的一面,所以他願意成為第一位去相信自己夢想的那位,去相信在農村毫無抵押品或口袋無分毫的鄉下農人,去相信若是這些所謂貧窮的農人受到了他人的小額幫助,他們有一天不但會自助,且也會回報,甚至更加倍的奉還。

因為這個簡單的夢想及信念,尤努斯博士,以一位「公民」(citizen)的身份,用自己有限的資源,從1976年開始了專門服務窮人的 「格萊珉銀行」 (Grameen Bank;孟加拉語意為鄉村銀行)。這位「公民」的另類創舉,及努力不懈最終感動了無法解決社會問題的公部門,1979年孟加拉央行終於答應試辦格萊珉銀行,且目前已經成為該國最大的農村銀行,還款率高達99%。當初尤努斯博士選擇相信人性本善的夢想成真了,沒有抵押品並沒有讓此農村銀行如經濟學家預測般會垮台,人們也沒有因為不用花一毛就可以借到錢而背信會還錢且努力的諾言。

最後,整場尤努斯博士的核心概念,其實是圍繞在,所有人類從出生後,我們每一位其實都是創業家 (All human beings are entrepreneurs)。他還強調,身為人類這個簡單的事實 (being a human being itself),就是在敘說人類就是創業家的敘事。

為了呼應尤努斯博士對全人類的呼喚,台灣尤努斯中心在24號論壇中,也宣布希望開始在台灣推動全民社企 (public participation in social business),讓公民的無限力量發揮出來,協助我們的政府、企業及社會更能欣欣向榮。你/妳準備好自己了嗎? 把小時候用堆積木就可以創造不同物品的想像力去關心並解決你/妳周邊看到的公共問題。無限量的公民能量,哪個社會有,哪個社會就會發展得更穩健。


: 中間兩位是遠自非洲烏干達來訪的兩位女社會企業家與簡赫琳 (右一)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