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0月12日 星期三

【簡赫琳專欄﹣世界之眼1】南美洲之女性公共參與?


文藻外語大學 國際事務系 政治學博士 簡赫琳 撰 2016.5.26 高雄市


2012年聯合國婦女屬 (UN Women)發表的研究[i],特別比較南美洲三個國家中的女性公共參與 (female public participation),阿根廷、波利維亞及厄瓜多分別呈現11歲到80歲女性在參與公共事務最活躍到最不活躍的排名代表 (如下圖所示)。其中女性最活躍的阿根廷平均進行公共參與之女性年齡大多在穩定的壯年期,但最不活躍的厄瓜多則反而較多出現少女或是銀髮女性較積極參與的特別現象。而若就女性參與預算決策的各個階段來看,女性較常參與問題發現、規劃提案與投票決定提案的階段,較少比例的女性去參與預算的實際執行 (implementation)、社會性監督 (social evaluation)與長時間的社會控制 (permanent social control)等。

圖一: 女性參與預算決策各階段比較



[i] 聯合國婦女署南美洲女性公共參與報告 2012年4 月


此外,前來參與焦點訪談的南美洲女性紛紛表示,他們之所以可以來參與這些公共的事務,普遍的他們皆是沒有小孩或是小孩都已長大,唯有當他們排除照顧孩子的這個因素後,他們才可以暫時離開家中的私人場域,出去工作,賺了一些額外的錢,才得以有些「錢」和「閒」來參與這些公共事務。




有些女性甚至單刀直入的指出,沒有先生、沒有孩子、有政治及自我的興趣與擁有良好演說能力是女性能進行公共參與的助力。否則,當然就是需要有另一半的支持、良好的經濟環境等來讓出外從事公共參與的女性不會成為家庭的擔憂或負擔。


相反的來說,那些會阻礙女性從事公共參與的原因有以下:如公參地點通常太遠、轉車時間太長、花在交通的費用太高、參與式預算的時間安排總是和家內外的工作時間有衝突、公共參與場域缺乏托兒協助或是兒童遊戲區、沒有人願意相信這些婦女去能夠提供什麼建設性的建議、沒有單位或人去關心及支持這些女性的參與活動,及每次提出的計畫都沒有在指定年度被執行等。

在女性參與公共事務的議題分類上,約有四分之一的受訪女性表示他們有受過參與式預算 (Participatory Budgeting, PB)的培力課程,但其他的公共議題培訓課程大都還是和「性別」相關,如婦女權益、家庭暴力、生育健康教育等。但就算如此,當研究者問起女性受訪者他們對女性參與的政治影響力時,還是有四成左右的受訪者認為因為女性的參與,公部門的表現是有一點進步的,較少的女性認為是表現退步的。

在現在這個社會問題層出不窮的時代中,不再有任何一個人可以大聲說他可以單手撐起一片天,且若地球上那一半性別的人口都持續冷漠的或被迫只關心家中大小事,不關心天下小大事,那易經中本該其力斷金與其臭如蘭的力量不就可惜少了那一大半?
http://www.unv.org/fileadmin/photodb/Ecuador/Cuaderno_11_estcomp_Ar_Bol_Ecu_ing.pdf



在五種參與的模式中 (見下圖二) ,女性普遍最多呈現的是「傾聽」(listening)的技巧,其次是發表意見 (expressing opinions)或提案 (proposing),但比較起來最不常被使用的是「決定的動作」(deciding);且報告中指出這些女性提出來的提案大都沒有被地方政府採納,沒有實際被去執行或被接受評比,最後這幾點也是許多南美洲的女性不斷期待公部門能改善的。

圖二:五種參與模式的比較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